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公海赌船710网页版 > 企业学问 > 华山艺苑
华山艺苑

妈妈的等待

发布日期:2018-10-30     信息来源: 企业党群工作部     编辑:许幸     浏览数:300    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 最近经常看到一句话:如果想念一个人就跨过千山万水去见他,莫名的触动心弦。人生本该相依相伴共同度过,奈何总有年华在等待中蹉跎,脑海中搜寻到一些久远的记忆碎片,像一场遥远的梦,跟随着时代的变迁悄悄远去,化成一个缩影印证着妈妈所经历的那些等待是如此的真实。
       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电话通讯还未发展,人与人之间的联络基本就是书信和电报。那时候我的爸爸还是一名大货车司机,替单位运送物资,走的近了就是周边市县,往返一两天就能回来,若是去的远了,就要出省,三四天也没有音讯。记得一个夜里,我和妈妈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,三婶婶抱着襁褓中的堂妹来找妈妈哭诉,说是三叔已经三天没有音讯了,问妈妈可有消息。妈妈安慰三婶婶说,爸爸也已经出车三天没有回来,看来他们俩兄弟有可能在一起,若是这样,彼此还能有个照应,不必太担心。如今想来,妈妈当时心里一定充满了不安和恐慌,但是在那个年代里,别无他法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爸爸平安归来,大家才知道,三叔听说爸爸要出车,就央求带他一并出去锻炼,想着走的并不远就没有跟家里打招呼,没想到路上遇到山体塌方,阻断了道路,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,束手无策的他们只得被困在山中三天,等待道路疏通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充斥着担心和牵挂的等待,伴随着妈妈渡过了她的整个青春和我的儿时。
        1995年,我的家发生了很多变化,爸爸工作调动,我也跟着转了学,不久,家里装了座机电话,还添置了一个流行的物件——“传呼机”。爸爸的传呼机是一个粉红色的数字传呼机,据说是妈妈觉得好看挑选的颜色,我现在挺佩服爸爸当初能坦然接受妈妈的意见,把那么一个鲜亮的颜色别在腰间。自从有了这个东西,妈妈的等待显得不再那么焦虑,有了急事,她会给传呼台打电话,请他们把留言传给另一边的爸爸,或迟或早,总能收到爸爸的回电。我隐约记得好像“1”是速回电话,“2”是回家……这些数字现在想起来真是满满的幸福感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后,爸爸又多了一个“大哥大”,是一个摩托罗拉移动电话,它并没有港片里的“大哥大”那么“砖块”和土豪,外观相对小巧一些,对于这个东西我感受并不深刻,因为爸爸不让我把玩,后来妈妈感慨:“一个月四五百块的工资,一个手机2000多,贵死了,你爸哪敢让你玩”。就这样,那个死贵的“大哥大”基本淘汰了爸爸的传呼机,随时随地的向妈妈传递着爸爸的信息,至此,妈妈的等待也与时俱进着,每天傍晚,爸爸总是前脚才踏进家门,热腾腾的饭菜就已经端上了桌。
        2001年,我上了高中,大家家的“大哥大”不见了,被一个蓝色翻盖小灵通所取代,通体蓝色磨砂星光配上银色镜面,体积只有手掌大小,装口袋也不显得突兀,我很爱不释手,爸爸说“你考上大学,我给你买个更漂亮的”。可是等我2004年考上了大学,爸爸给我买的却是一款直板彩屏手机——诺基亚3120,因为出了市区到了外地,小灵通就“灵力全失”,面临着逐渐被淘汰的命运。四年的大学时光,让离家的我成为妈妈新的等待,我的冷暖喜怒、学业经历、放假归家是她心里的牵挂和期盼,每日能收到我的几条日常短信,成为妈妈等待里最大的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,妈妈住在西安替我照看孩子,爸爸在宝鸡照顾着奶奶,虽长期两地分离,妈妈却已不用在等待中度日,智能手机全家人手一个,微信视频随时随地传送着大家的天伦之乐,想见的时候,55分钟的高铁就能让大家阖家团圆。
        妈妈的等待见证了大家这个小家的变迁和幸福,这种有盼头、有希翼的日子回味起来让人并不觉得苦,只觉得很留恋、很有味道,也许是站在发展的浪尖回望曾经的缩影,那些过程是如此的真实和另人怀念。(许幸)

上一篇:鉴·秋味 下一篇:栉风沐雨,砥砺前行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