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公海赌船710网页版 > 企业学问 > 华山艺苑
华山艺苑

我的母亲

发布日期:2018-05-10     信息来源: 企业党群工作部     编辑:刘栋     浏览数:1111    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 席慕蓉在《生日卡片》这样写道,当她看到母亲把她在台北上学期间送出的“粗糙”卡片同家族重要文件资料珍藏在手提箱的时候,不禁感慨,“原来,原来世间所有的母亲都是这样容易受骗和容易满足的啊!”她竟毫无怀疑的相信了卡片上“母亲是伞,是豆荚,大家是伞下的孩子,是荚里的豆子”这样的甜言蜜语。
        仔细回想,到如今三十多岁的年龄,我却未曾对母亲说过一句半句的甜言蜜语,甚至连她的生日我都记不清楚,而唯一能够作为我爱她的“证据”就只有工作之后带她去买过的几件衣服,但这样的“举证”在我看来却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母亲,个儿不高,略显瘦小的身子却总能扛起比她重过许多的重物。小时候,因为父亲在外打工,偌大一个家就靠母亲一个人来打理,她除了负责家里几亩田地的耕种收割,照顾年迈的曾祖母衣食起居之外,还要喂养家里的几头牲口,经常是一边抱着我,一边给猪拌食、给牛喂草,还要不时看着一旁的哥哥,叮咛他不要乱跑,以免淘气受伤。每逢农忙时节,我和哥哥便会被寄看在同村的叔叔婶婶家,有时也会交由曾祖母看管,因为身体和年龄的原因,曾祖母也只能要求母亲临出门前将大家反锁在家,而我则会被她牢牢的抱在怀中,前后摇晃的哄着,这也是导致后来我一个人坐在炕头不自觉前后摇晃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每次下地前,母亲待当天所用一切准备妥当,才将我和哥哥从睡梦中叫醒,然后帮着曾祖母洗漱,给大家穿戴好之后,再从灶房拿两个馒头,扛着锄头便匆匆出了门。有时晌午也会回家,看家里还有无其它需要,看到我和哥哥,便会“责问”有没有调皮闯祸。在那几年,我从来都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起床,我只记得她出门的时候天是黑的,回来的时候天也是黑的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母亲从地里赶回来天色已经很晚,借着零星的灯光,她依稀看到曾祖母坐在大门口托着下巴睡着了,而我和哥哥则一个趴在老人的背上,一个趴在地上的石头上也全都睡着了。母亲埋怨怎么不回家睡,“两个孩子见你这么晚还没回来,非要到门口等”曾祖母无奈的回答。后来母亲告诉我,说那时候她很内疚,觉得我和哥哥跟着她吃了太多苦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母亲并未觉察,一直以来其实吃苦受累最多的是她自己,农村那种“东山日头背西山”的日子也几近伴随了她大半辈子。
        母亲是没读过什么书的,她有时也会自我调侃,“你爸人家初中毕业了就能在外面打工,我小学毕业就只能在家务农了”。虽说没有多少学问,但家里的衣食开销账目她是算得清楚,这个月买种子花了多少钱,买了几袋化肥,买了几斤鸡蛋...账本上的每一页都被歪歪扭扭的字体所填满。
        而后,我和哥哥也相继入学,虽说父亲在外打工定期也会捎钱回来,但母亲并不愿意闲着。她学着村里其它妇女,贩一些桃子一类的水果回来,顺带着把自己种的蔬菜也带到邻村去卖;而每年的端午节前后,她会到村东头的涝池边捋回一大捆箬叶,包好粽子辗转于周边乡镇集会。那几年,为了供大家兄弟二人上学,父亲在外拼命工作,而母亲则在家想尽一切办法挣钱,一天下来赚十块八块她也从来不嫌少。
如今,我和哥哥也早已成家立业,家里生活的条件也是一天天的变好。每次回家看望父母,母亲依然是一个人在灶房忙前忙后的准备饭菜,当我提出要帮她的时候,她便将我挡在门外说:“人多碍事,去陪你爸聊会儿,饭马上就好。”呆呆的望着母亲忙碌的身影,和小时候看到的似乎有所不同,步子没有以前那么轻巧了,背也没有以前那么直了,有点弯曲,眼前的景象慢慢变得模糊,心里也变得不再平静。
一直以来我总是要求她更多的爱,更多的关怀,不断的要求她提供更多的“证据”以示爱我,抑或者爱我比哥哥更多一些,就是在这样的不断索取中。却不曾想,母亲,有一天会突然变老!
        母亲,她一直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予我最好,即便自己再苦再累,每次打电话她总说“工作忙,就别回来了,我和你爸都挺好的!”却不得不让我感慨,这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,只有父母之爱,意味着妥协与分离。
         母亲为这个家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,并非只有我写的这样简单,我曾经很慎重的问过母亲这样一个问题“你这辈子悔恨吗?”虽未明说,但母亲似乎明白我指的是什么,“不悔恨,如果人有来生的话,我还愿意这样过!”这样的回答,我似懂非懂,或许只有当我真正为人父时才能体会其中真正含义了。
        母亲节,在这个即将到来的特殊节日,我用简单的文字记录过去,除了表达对她的感谢之外,更多的是表达自己这个不孝子的愧疚。而今,我能做的不仅仅是将甜言蜜语如席慕蓉那样写在卡片上,而是坚持每周回家看望母亲,在她还未完全老去之前,对她说一句“妈妈,我爱你!”(刘栋)


上一篇:妈妈的话照亮着我的路 下一篇:风动·五绝二首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